关灯
护眼
    神盾局大楼内,尼克弗瑞盯着眼前透明的试管眉头一抽一抽。 href=" target="_blank">

    那么重要的血清,特么竟然是用顺疯快递送货上门的,特么还货到付款?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,丹尼斯研究了一个月,竟然告诉他,血液中只提取出了比超级战士血清强那么一点的血清。

    拜托,这瓶血的主人,有多强,别人不知道,尼克弗瑞还不知道吗?

    卡罗尔·丹弗斯啊!

    惊奇队长啊!

    前女友啊!

    丹尼斯的研究能力,尼克弗瑞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这种垃圾血清,最多只要两天就能提取出i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敷衍,真把自己当傻子吗?

    “科尔森,叫信息部门的那些人全部停下手中的活,全力进攻巴顿工业的网络,我倒要看看丹尼斯躲到哪里去了!他手中肯定有更厉害的血清!竟然敢这么敷衍我!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想,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科尔森苦口婆心地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丹尼斯生气?”

    “不,局长,我是怕nes把我们的系统给黑了。”

    尼克弗瑞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媚的午后,丹尼斯依旧在屋外晒着太阳,身旁坐着两位住在隔壁的老妇人。

    “丹尼斯医生,听说你收留了那个荡妇玛莲娜?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安娜女士,这怎么可能,我可是答应过你,要帮你好好惩罚她的。这两天晚上,难道你没有听到玛莲娜的叫声吗?一叫就是两个小时,一刻没有停歇,这就是最严酷的刑罚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我就说,丹尼斯医生肯定不会被她迷惑的。丹尼斯医生加加油,替我们好好惩罚她,这个荡妇惹得整个镇子乌烟瘴气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安娜女士,我乐意效劳,今晚我就让她叫上三个小时,嗯……绝不停歇……虽然,我有点累……”

    丹尼斯义正言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谢天谢地,丹尼斯医生真是个好人,不过丹尼斯医生,千万别累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那位叫做安娜的老妇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丹尼斯先生是怎么惩罚她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镁国最严酷的刑法,每天晚上啪啪地打她,每一下都打在她的肉上,绝不隔着衣服,我办事,安娜女士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的,我一直很相信丹尼斯医生。”

    女人之间信息,传播就是快,很快,玛莲娜正每天遭受着最严酷刑罚的事情,整个小镇的女人都知道了,纷纷夸赞丹尼斯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玛莲娜作为西西里唯一的奴隶,已经完全住在丹尼斯家里,除了初期的反抗和不适应,短短三天就已经安心住了下i。

    “玛莲娜,吃过饭,帮我把那个低音炮拿i,把这个装上,待会我要用。”

    丹尼斯交给玛莲娜一个u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