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甩了甩宽大的斗篷,这才带着长生三个回到了飞行器具里。或许是因为有了这个插曲,在接下来的路上,严大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,但是很奇怪的,大概是因为仅剩的三个阿莫拉人里只有长生一如既往的安静,甚至看不出来丝毫害怕,所以他经常让长生去给他们三个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长生一直表现得十分顺从。这年头能找到一个发自内心顺从的仆人确实有些难。因为但凡在神域统治之下的人,都是被剥夺了生存空间和世界的,像这些人,很难摒弃内心深处的仇恨,就算他们真的表现的十分顺从,也会让人怀疑内心是不是真的这样想,只有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普通女人,意外的表里如一。在这期间严大人三个没少明里暗里试探,但长生都表现的相当完美。

    于是在即将到达神域的时候,剩下那两个神域人看着严大人,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这么心态平和的仆人了,而且还这么好用,她甚至都没有接受过实验改造。怎么样?要不要换一换?我送给你三个被基因改造过的海鳗族?”

    严大人当然是不想换的,但他并不想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,于是干脆看向了长生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在这期间从来没有人问过长生叫什么名字,他们对待长生就好像一只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蝼蚁一样。长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表忠心的机会,她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属下现在的主人是严大人。多谢两位大人眷顾。”

    这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另外两个神秘人虽然心里有点不高兴,但也不至于为了一个随处可见的仆人跟自己的同伴起冲突,于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他们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被一层洁白透明的光罩笼罩着的神域,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出去这么些天,他们也实在想念自己的家乡了,也不知道在出去的这几天里,大人有没有传召过他们……

    而长生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幕时,却忍不住微微睁大了双眼,只见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到处都是洁白银灰的地方。这是一个漂浮在空中,恍如天空一样的地方。任何赞美的词汇都可以用在它身上。如果忽略掉它过于冰冷的色彩搭配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的布置很像元极前辈所说过的那样充满了科技感。但真正让长生感到惊讶的却并不是眼前这些布置,而是那些穿梭其中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其实那也并不能说是像人,毕竟他们身上有着各种各样古怪的特征。有些身体表面覆盖着鳞片,有些头上长着脚,有些下面并不是腿,而是尾巴,还有些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儿人形,看起来就是一团绿色的液体……

    如果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里就是神域,长生估计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妖怪国度。

    如果不提神域造下的那些灾难与血腥,那么在其中来来往往行走的种族,倒是能够证明这个世界的多样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