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沈南柯嘴里的秘密......

    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顾谨时和周念还是两条平行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才大1。

    而顾谨时还在和沈南柯处于‘暧昧期’。

    说是‘暧昧期’,其实大多时候,都是在谈工作。

    顾爸爸虽不允许部分顾家人插手顾氏,但到底是家族企业,优秀的顾家人还是能进入的。

    作为私生子的顾谨时,在顾氏处处碰壁,能力再强,做出的成绩也被那些在顾氏的顾家人抢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1个强有力的帮手,跟他绑在1根绳上的蚂蚱。

    利益共同体。

    去z市前,发生过1件事。

    顾谨时向沈南柯‘表白’的第1句话是--

    我需要你的帮助,能不能做我女朋友?

    沈南柯则反问,“你不喜欢我,我怎么做你女朋友?”

    1句话让顾谨时沉默。

    他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沈南柯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也没挽留。

    因为她想亲耳听顾谨时亲口说喜欢她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知道顾谨时的‘目的’,想利用她爬上高位。

    但话说这些豪门不就是这样吗?

    就连她看上顾谨时也不只是单纯的觉得他长得好看。

    沈南柯虽然骄纵,但不傻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顾谨时身上那异于常人的品质。

    尤其是从沈爸爸嘴里听说,顾谨时用5十万赚5百万的故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顾谨时还是1个学生。

    相比于那些游手好闲的富2代,顾谨时显然是个很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私生子,但他姓顾。

    而且还进了顾氏,这说明他能参与顾氏继承人争夺。

    那么为什么沈南柯,后来会认为顾谨时喜欢自己呢?

    沈南柯在和顾谨时接触期间,曾1度遭到恐吓信威胁。

    让她离顾谨时远1点,否则就会弄死她。

    顾谨时知道后,对她说,“你要是觉得危险,我们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利益分明的1句话。

    沈南柯是沈家大小姐,对这种豪门内部的斗争没经历过但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她道:“在a市,还没人敢动我沈惜芸。”

    顾谨时:“......”

    沈南柯不怕那些人的威胁,大不了出行都配保镖。

    她对顾谨时是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爱情这种东西很复杂。

    沈南柯对顾谨时的爱,有利用也有慕强,还有那种天然的爱意。

    她看顾谨时不是阴暗的,而是光芒万丈的。

    沈南柯又说,“你担心我?如果担心我,以后就送我上学。”

    顾谨时是1个特别会‘满足’别人的人,但只对有利用价值的人。

    沈南柯1说,他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以后,顾谨时每天送沈南柯上学。

    人都是情感动物。

    顾谨时答应得干脆,沈南柯本以为他只是说1说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他真的风雨无阻,每天送她上学。

    她顺嘴说带早餐,他下次就真的带早餐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沈南柯时常不受控制产生1种顾谨时喜欢她的错觉。

    但殊不知,在顾谨时眼里这只是1个互利互惠的过程。

    他想利用沈家的势力,就要顺从沈南柯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是讨好呢?

    因为他根本不懂讨好,更不知道怎么讨女孩子欢心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人都有需求,满足对方的需求能让对方愉悦。

    所以沈南柯怎么说,他就怎么做。

    顾谨时表白的时候,只说了句话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连句喜欢都不对沈南柯说。

    最后,俩人在1定程度上算是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转折点就在z市出差那1次。

    顾谨时那个时候是项目小组长,带着团队到外地出差。

    才完成1个大项目的收尾,报酬丰厚。

    顾谨时带的这个组,排名也很靠前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开心。

    顾谨时刚结束酒局,整个人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饭店离酒店很近,他解了领带慢慢走到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无意间瞥到某处,觉得身影很熟悉,但没细想,他微醉人又疲惫得不行。

    懒得去深究。

    谁知,身后传来1个女声叫他。

    “2...哥?”

    小心翼翼又怯生生的声音,甜腻腻的。

    他回头,就看到周念站在树下小心翼翼地叫他。

    她穿着1条长到脚踝的浅绿色碎花吊带裙,皮肤白得晃眼,锁骨上那根细带子格外明显,黑发又长又直,1双大眼亮晶晶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夏天的晚风吹动她的裙摆,连同那头柔顺的黑发。

    身后是霓虹,人群和喧嚣。

    特别美好的1幕。

    顾谨时看着她没说话。

    自被足球踢到后,周念很怕顾谨时,她总觉得那个绑架和顾谨时有关。

    因此此后她对顾谨时是越来越‘尊敬’。

    其实她本来打算不打招呼的,但刚才看到顾谨时朝这边瞥了1眼。

    她家教极严,看到长辈不能不打招呼,又怕被顾谨时记恨。